Amelie

相二 / 少主恋爱中 | 番外

不看正篇也没有关系的小肉饼。

仍旧是幕府时代设定,沙雕剧情,微山组预警。大概关于一个进口三无商品,还有拔哥的土味情话…

碎肉渣也是饼的 番外一


一句话 番外二:

据说之后大野就再也没有用过防晒的药膏。



end

相二 ABO | Scent / 下

Alpha aiba  /  Beta nino

有些虐,有点私设。HE。

即使幼儿园的校车还是心很虚。



scent / 下

相二 ABO | Scent  / 上

Alpha aiba  /  Beta nino

后篇会有点虐,有点BG,有点私设。不过结尾肯定HE。

过去和现在交替的结构,有点担心不太明白,智障如我就用字体颜色区分了…

scent / 上

相二 / 蝉鸣无声

一发完简单烂俗梗小短篇。大概有点虐。但是肯定是HE。

 

———


检查到眼睛都花了,实在干不过老福特!真的什么都没有啊!

走shimo



相二/ 少主恋爱中|下

幕府时代有点老套设定的沙雕文,细节不要在意…

A 18✖️N 17

上篇有女装,有生病情节,番外会有微山组预警


在边缘试探

end以及会有个短番外。

相二/ 少主恋爱中 | 上

幕府时代有点老套设定的沙雕文,细节不要在意…
A 18✖️N 17
有女装,有生病情节预警

——

相叶雅纪醒来的时候浑身汗涔涔的,刚到八月中,雨下的频繁,天气却没有凉起来。
他让侍从把早饭放到廊上,自己捞起裤腿把脚伸出去刚好接住开始打下来的雨点。

一只小狗子莽莽撞撞地冲进院子,没等相叶反应过来,小泥爪子已经搭到他腿上,摇着尾巴扑腾着往他怀里钻。
是一只两三个月大的小豆柴,相叶开心的糊着狗子的脸,任凭它舔着自己的掌心。

“はる~はる~”
相叶抬头看着一个女孩子叫着狗子的名字跟着进了院子。

雨点渐密,女孩用袖子挡着头快步走到廊下,迟疑一下还是踏了上来。

“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女孩微微行礼,语气平平缓缓。
相叶抬头时正对上一双蜜色的浅透眸子,只觉得心脏猛的落进一口深井里,心跳快要找不回了。
慌慌张张的移开目光低头回了礼,看着对面黄色裙袴下露出的一小截白净脚踝上的泥点子有点晃神。

“不好意思,能在这里等雨小一些吗?”
相叶回过神才发现雨已经大到看不清院子里的树。

“请便,请便,那个,还有早饭,也请便…”
说出早饭的时候,相叶只当自己已经傻了,管不住的胡说。

はる似乎对早饭更感兴趣,攒着一门子的劲往那边窜,
刚好一声炸雷,吓的相叶抱着はる缩了一下。

对面的人毫不客气的笑出了声,伸手从相叶怀里捞起狗子。
微凉的指腹擦过相叶的手背,
靠过来的气味像是好多种草木混合在一起被初夏上午的太阳晒着,有点涩又有点暖。
不像女孩子常有的那种香粉味道。
打湿的鬓发贴在线条纤细的脸侧,露出绯红的耳朵,十足的可爱。

“はる是鱼店老板送的,所以还挺喜欢吃鱼。”女孩侧头指了下盘子里那条竹荚鱼。

“我是二宫。”相叶正犹豫着要不要把鱼端给はる,对面就报上了自己的姓氏。
“我是相叶,相叶雅纪。”
“是负责城中米粮的相叶家吧?”
“嗯。嗯。昨天刚送粮过来。”见对方听说过自家,相叶感觉松了口气,却又一时不知道找什么话题聊下去。

“正好田里种的一些东西,我还不太明白…方便请教一些?”
“你要自己种?”
相叶脱口问出来才觉得很失礼,看对方武家女的打扮想着会是哪个家臣的亲眷,不过发束扎的松松散散,一定是生活的并不容易吧。

————

相叶雅纪从主城回家的当天,全家上下就都传遍了,少主在城中遇到了喜欢的女孩子还送了人家礼物呢。

从小看着相叶长大的厨娘拿饭勺敲着灶台,恨铁不成钢的叹着气,
“怎么能送人家一袋米!”
“我后来也觉得有点奇怪…”
“那你还让人家自己背回去!”
“是…”相叶垂头丧气小声的应着。

已经出嫁的大姐居然也得到了消息,还安排人送了一把漆面镶花的发梳过来,嘱咐相叶下次见面一定要送出去。

相叶好好回信谢过大姐。不过又觉得这发梳和二宫并不相衬,便偷偷压进了箱底。

下次见面啊。
虽然提过下个月送粮的时间,但是对方也没有说一定要来见面。

———

二宫和也瘫在地板上揉着腰,放任はる满屋踏出泥脚印也没有力气管。
生生从城里背了这一袋米回来,如果不是为了生病的母亲,还有はる,自己才不会耗了这半条命。
虽然明白是好意,但是相叶家的少主也真算是不世出的人才了。而且自己这么马马虎虎的女装,他也似乎也没有识破。

想起相叶抬眼时怯生生的小表情,二宫就没自觉的勾起了嘴角。

———

九月,相叶家送粮的日子。
二宫想着要把母亲交代的回礼送过去。
倒不是特地去见他。
绝对不是。

“呐,你和母亲说起我了吗?”
母亲的回礼是一罐亲手做的梅干,相叶抱着罐子笑的没了眼白。
“我能怎么说,抢了粮库吗?”
“好吃吗,可是我亲手收的谷子哦。嗯大概…吧,打成米我也不知道是哪一袋了。”
“那你还真敢说呢,是笨蛋吗?”
相叶挠挠头,有些手足无措。今天没有淋雨的二宫比上一次见到更灵气可爱,翘起小猫唇吐槽的样子,简直忍不住想要揉他的脸。

“这个,也请你收下。”
相叶鼓足一口气把小包裹递出去的时候还是紧张的胃都缩紧了。

二宫打开包裹布,里面是一条青竹色的发带。
这个和一袋米可不一样。

二宫的思绪飞快的转到几年前,和母亲还住在城中的时候。
自己从一个宴会上偷跑,却在走廊上被松本家的少主截住。
那孩子当时还比自己矮一个头,仰起圆乎乎的包子脸一本正经的问道,
“你为什么要穿着女孩子的衣服?”

之后松本不但没有去揭穿自己,反而私下帮衬接济了不少。
现在身上的衣服,也都是松本家姐妹的旧物,说是旧物也不过是穿过一两次就被松本强要过来罢了。
但是接受松本送的衣物和相叶送的含义却完全不同。

眼前这位恐怕是把自己当作可以交往,可以婚娶的人吧。
如果收下,不就是欺诈吗。

“不喜欢吗?”
二宫的思绪才被拉回当前。
却只是把发带收到掌心,摇了摇头。
“这么珍贵的礼物,我会好好保存的。”

“下月你也要来哦,十月地里可是要收好多好东西。”
“嗯。”二宫抬眼看着开心的有点咋呼呼的相叶。

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乖顺的二宫,相叶却觉得心里隐隐有些不踏实。

———

十月确实如约见上了面,二宫戴上相叶送的发带穿了一身相衬的薄青色小袖。

不想再到十一月凉风起的时候,相叶一出门就咳的止不住,家里安排了次子相叶裕介押送货物进城。

“他来了吗?”裕介一回家,就被大哥押到墙角追问。
“来是来了,见你不在,马上就走了。”
“哎,有没有让你带什么话?有带东西吗?有信吗?”
“就说让你好好休养,就走了哎。你让带的东西只拿了鸡蛋其他的都没有收。”
“没说要来看我吗?”
“怎么会,大哥你咳糊涂了吗?哪有女孩子自己跑上门的。”
“是这样没错,哎…”相叶雅纪有点分不清是肺痛还是心痛。

相叶整整咳了一个月,本以为扛一扛就会好起来,结果十二月还是病倒了。烧的整个人有点虚脱,家里赶紧安排人去邻藩请据说是大明国过来的名医。

横山裕也匆匆的从城中赶来探病,
“你上次托我打听的事刚有了消息,本打算等你这个月到城里见面的时候再聊。”
相叶之前就委托在城中任职的横山帮他打听二宫的家世。

“如果消息没错的话,你认识的那位二宫,应该是位公主来着。”

“哈?”相叶惊的坐起来,伴着几声咳。
横山忙扶着他坐稳。
“二宫是她母亲的姓氏。她母亲是主公的侧室,几年前因为养病搬到城外居住,听说是因为娘家无势力一直受排挤。你知道主公年纪大了,这几年都是梨夫人辅佐着少主在管事,想来母女在城外大概也过的并不好。”

相叶呆坐着也没用接话,横山只当他要消化一下信息。

“不过你要真是喜欢,就让你父亲去向主公恳请婚配,以你们相叶家来说应该是会应准的。”
别看相叶雅纪成天在田地里混着,相叶家确是正统武家,有着国中最丰饶的封地,直接管着主城的粮米菜蔬供给。

“只不过…”横山补充道。
“什么?”
“她母亲刚刚过世,也是因为丧事我才刚好打听到她的身份,所以婚礼怕是只能再做安排。”

横山之后的闲聊相叶一句也没能听进去,送走横山后也完全没有睡意。
一心想着二宫的处境,相依为命的母亲过世,父亲虽然贵为国主却并不是什么能够依靠的人,其他亲族怕从一开始就一直恶劣待他。
想着想着竟然感同身受的流下眼泪。
于是揣上横山给的地址,裹上最厚实的衣服,摸黑溜出了家门。

相叶找到相熟的一个车夫家,硬是把人家从床上拽起来,许了重赏才答应连夜送他过去。
总归是低估了半夜的寒气,也高估了自己的身体。
相叶缩在寒风乱窜的马车里,身上一阵热一阵冷,出来一身汗又被冷风吹干,裹紧衣服打着寒颤,意识已经有些模糊。
从帘子的缝隙望见漫天星斗,脑子一阵晕眩已经快想不起自己要去哪里了,只觉得路程好像一直没有尽头。

趴在二宫家门口的时候相叶真是已经用尽了最后的力气。
靠上二宫的手臂,闻到熟悉的草木味道,才突然想起原来这就是要来的地方啊。然后一脸安心的昏睡过去。

二宫和车夫合力把人扶进房,便打发他回去通知相叶家。 然后把相叶身上汗水浸湿的衣服一件件褪下来,又间隔用凉水擦拭全身,再灌了一次自己配的药。折腾到天色微亮的时候,总算是退下烧。

相叶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耳边湿乎乎的触感,回头就见はる热情的用鼻子拱着自己。
在被子里稍微活动一下,觉得整个人像是蜕了一层壳一样轻松了很多。

一只微凉柔软的手覆上额头。
“还好你皮糙肉厚的,要不我得赔相叶家一个儿子了。”

相叶一把抓住额上的手,挣扎着想坐起来才发现自己全身光稞着,顿时羞红了脸。
二宫把地炉边烘干的衣服给他披上,又递了一小碗粥。
“你自己打的谷子,赶紧吃些吧,昨晚的饭可都吐在我家门口了。”
相叶满脸挂着笑说了声抱歉,却不接碗,只是张着嘴拿一双小鹿眼望着二宫。
后者叹了口气,任命的喂了他一勺。

一碗粥喂的见底,二宫也感觉到了相叶渐渐清晰起来的打量的目光。
自己这一身男装,他迟早是要问出口的。

“头发也剪短了啊,好可惜。”
对面的人终于也只说了这一句。

“你一直都知道的吧。”
相叶点点头,又张着嘴,等着最后一勺粥。
“为什么不问?”
“我以为是你的爱好么。”相叶笑嘻嘻的抬手摸了一下二宫下巴上的小痣,“呐,所以为什么要扮成女孩子?”


TBC

竹马 / 四个柿子(下)

地主家的儿子A✖️阴阳师N

平安时代背景,设定未考证,多bug,自娱自乐的玩耍。

本来也没什么但是不敢挑战老福特的底线。

全部放在牛车上